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19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19章

所屬目錄: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4

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一個女人,獨身想在社會上立足本就不容易,更何況還要獨自支撐一間酒吧。秋凝水的難出,謝文東能夠理解,同時又隱隱有心痛感,他想說以后由自己來照顧她,可話到嘴邊,他終于還是咽了回去,只是幽幽嘆了口氣。

  秋凝水看著他,展顏而笑,說道:“好端端的,嘆什么氣?“彈下煙灰,她又笑道:“好了,別只是說我了,說說你這幾年過得怎么樣吧!”

  “我?”謝文東半開玩笑半自嘲的說道:“我這幾年里,總結起來就八個字。東奔西跑。顛沛流離?!?br/>
  “呵呵!”聽了他的話,秋凝水忍不住樂了,好象恍然想起什么,她站起身形,從一旁的柜子里拿出兩只杯子和半瓶紅酒。各倒一杯。然后遞給謝文東,謝文東含笑接過,先是輕品了一口,感覺辛辣香甜,他贊道“好酒”

  秋凝水說道:“有時候太累了。喝些酒能緩解壓力”

  謝文東點點頭,話鋒一轉,突然問道:“凝水,你有沒有考慮過換個環境發展?”

  秋凝水一愣,沒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謝文東笑道:“比如換個地方開酒吧。去T市、北京或者上海等等,這樣離我近一些,我……也方便照顧你?!彼禱凹?,謝文東老臉紅了紅,隨之低下頭來,注視著手中的酒杯。

  秋凝水含笑輕輕搖了搖頭,拒絕了謝文東的好意,輕聲說道:“不管怎么說,我從小到大都是生活在昆明,熟悉這里的一草一木,如果去了一個陌生的城市,就算有你來照顧我,我可能也會覺得不習慣、不適應的?!?br/>
  謝文東露出一絲苦笑,秋凝水看起來似乎變化很大,不過骨子里的東西還是沒變,依舊是那么的倔強,那么的獨立,不依靠任何人。他略帶難為情地輕聲問道:“你,一直都是一個人嗎?”

  秋凝水怔了怔,含笑反問道:“不然還能有幾個人?”她喝了口酒,聳肩說道:“以我的條件,高不成,低不就的,想找到歸宿也是很難的?!?br/>
  不知道為什么,聽完秋凝水的話,謝文東反而暗暗松了口氣。

  “你呢?”秋凝水問道:“這次來昆明要待多久?”

  謝文東搖頭,實話實說道:“暫時還不清楚。如果事情順利,只會待幾天的時間,如果事情不順,可能會超過十天或者更久?!?br/>
  秋凝水眨動眼睛,問道:“是為了黑道的事而來?”

  謝文東并不隱瞞,說道:“是的?!?br/>
  “這么久了,你還在做這些打打殺殺的事?!鼻錟撓鍥脅蛔躍醯亓髀凍鲇腦?,同時也透出她的關心。

  “有些事情,遲早都是要解決的,與其拖下去,不如集中起來全部處理完?!斃晃畝嘈Φ潰骸拔蟻胛沂翹焐睦吐得?”

  經過短暫的生疏,兩人都有仿佛又回到從前的感覺,話也漸漸多了起來。

  時間如水,流逝的飛快,不知不覺中,兩人已聊了好幾個小時,當謝文東意識到時間已不早的時候,再看手表,已經十二點多了。

  謝文東抬起頭來,對秋凝水含笑道:“凝水,我得回去了,兄弟們還在等我?!?br/>
  秋凝水頓了一下,沒有挽留,也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站起身說道:“我送你?!?br/>
  “何必客氣,改天我還會再來?!斃晃畝肭錟⒓繾叱靄旃?。等在外面的老鬼和褚博早已疲憊不堪,終于看到他二人出來,兩人精神一震,皆長出一口氣。到了酒吧門口,謝文東與秋凝水各道珍重。

  站在酒吧門口,直至看著謝文東等人上了車,緩緩離開,秋凝水這才幽幽輕嘆一聲,轉身回到酒吧。謝文東的到來,無疑是讓秋凝水原本平靜的生活突然起了一絲波瀾。

  車內。老鬼別有深意地注視著謝文東,嘿嘿怪笑問道:“兄弟,你和秋小組在小屋里談什么談了這么久?”

  見他笑無好笑,謝文東哪有不明白他話中隱藏的意思。挑起眉頭,他反問道:“不然你以為我們在做什么?”

  “好幾個鐘頭,完全可以做很多事嘛!”老鬼酸葡萄心理,幽幽打趣地說道。

  謝文東搖頭,笑而未語。老鬼向來被謝文東奚落,現在好不容易抓到奚落他的機會,哪能放棄,張開大嘴巴還想追問,猛然間,只聽到吱嘎一聲尖響,開車的司機急踩剎車,謝文東和老鬼,褚博三人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搶去。好在他們坐的是面包車,前面有車椅擋著,不然以剎車產生的慣性,三人得從車里活生生射出去。

  將身形穩住之后,老鬼的臉陰沉似鐵,怒聲喝道:“阿召,你怎么開車的?想害死我們嗎?”

  開車的青年臉色漲紅,結結巴巴地說道:“鬼哥,前面有人擋路!”

  “什么?”老鬼一怔,打開車窗,伸長脖子,探頭觀望??剎皇鍬?,只見前方有幾輛面包車橫在路中,攔住己方的去路。

  “這***在搞什么鬼?”老鬼邊怒哼著,邊拉開車門從車里走下來,謝文東和褚博對視一眼,跟著也下了車。

  前方的幾輛面包車皆無車牌,周圍也沒有人,孤零零地停在路上。老鬼剛要走上前去查看,謝文東伸手將他拉住,并微微搖了下頭。老鬼反應極快,見狀,立刻意識到危險的臨近,他機警地環視四周,可是觀望了一圈,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。

  謝文東正色說道:“面包車里有人?!?br/>
  老鬼沒好氣地說道:“當然有人,不然還能是鬼把車開到這里的了嗎……”

  謝文東繼續說道:“而且車里的人不多?!?br/>
  老鬼暗吃一驚,攏目仔細觀瞧,前方的面包車車窗上都貼有擋光膜,有外向里看,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見。他狐疑地問道:“謝兄弟,你怎么知道?”

  謝文東笑了笑,悠悠說道:“看車胎啊!”

  老鬼和褚博聞言,齊齊將目光下移,只見幾輛面包車的輪胎都壓得扁扁的,顯然車身的分量極重。

  哎喲!二人齊吸口氣,同時又在心中暗贊謝文東心細。

  正在他們說話之間,隨著幾聲嘩啦啦的脆響,數量面包車的車門相繼打開,接著,從里面竄出二十來號漢子,一個個皆是手提片刀。鋼管等利器,為首的一位,謝文東,老鬼禇博三人都認識,正是酒吧內,趕來為那名帥氣青年幫忙的魁梧漢子。

  謝文東三人多聰明,一看到他,立刻便明白了對方的來意。老鬼咧嘴樂了,轉頭對謝文東說道:“兄弟,你的麻煩來了?!?br/>
  謝文東無奈苦笑,說道:“該來的遲早都會來."說著話,他毫無懼色,直向對方走去。老鬼和禇博怕他有失,緊緊跟在他的左右。

  見對方不但沒被己方這些人嚇跑,反而還想前湊,魁梧大漢暗自一愣,最后嘴角高挑,領著一干手下迎向謝文東三人。當雙方之間的距離只剩下三米遠的時候,不約而同的收住腳步。謝文東含笑問道:“朋友是專程等我們的吧!”

  “不錯!”那魁梧大漢倒也直接,大點其頭,說道:“小子,我不知道你們是誰,是干什么的,我也不想知道,不過,我要送給你一個忠告,離秋小姐遠一點,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  這人倒真是囂張的可以!謝文東撲哧笑了,搖搖頭,柔聲說道:“我不明白?!?br/>
  魁梧大漢老臉一沉,歪著腦袋問道:“你是耳朵聾了還是你聽不懂中國話?”

  謝文東聳肩說道:“我只是不明白,我憑什么對我說這些話?!?br/>
  “憑什么?”魁梧大漢冷笑道:“就憑我們老大的公子看上了秋小姐了。這一個理由就足夠了!”

  “狗屁理由?!斃晃畝潔煲簧?。他聲音雖然不大,但也夠在場每個人聽得清清楚楚。那二十多名大漢的臉色同事一變,隨后,一個個叱牙咧嘴,兇相畢露,摩拳擦掌,只等老大下令,好沖上前去大打出手。謝文東看都不看他們一眼,說道:“這些話,應該是貴老大的公子親自來向我說,那我或許還能考慮考慮,而你,算是個什么東西?!另外,我也送你一句忠告,做人應該懂得怎樣去做人,做狗也要明白如何去做狗!”

  “**!”魁梧大漢何時被人如此羞辱過,氣得臉色漲紅,一蹦多高,指著謝文東的鼻子,怒聲喝道:“小子,我看你也像是道上混的,才來對你好言相勸,可是你***不知好歹,自找倒霉,那可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?!?br/>
  “你待怎樣?”謝文東的怒火也被勾了起來,只是在他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來,他邊解開衣扣邊含笑看著對方。

  “兄弟們,給我干,打死了,算我的!”

  隨著魁梧大漢的一聲令下,下面那早已按耐不住的二十余人紛紛高舉在手中的家伙,向謝文東沖殺過來,其中一人速度最快,第一個沖到謝文東近前,二話沒說,掄刀就劈。

  《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//www.fkysw.icu/1144.html
百人二八杠麻将游戏下载 金英权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竞彩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必富娱乐网站进不去 三公大吃小玩法 亚洲兴发pt第一老虎机官网 北京pk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彩1000期历史开奖 足球即时比 重庆时时开奖走势 21点庄家17点必须开牌 最老版单机斗地主 时时彩二星直选规律 北京七星彩开奖结果 双色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