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> 第八卷 無法無天 >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一十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一十章

所屬目錄:第八卷 無法無天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0

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聽完無名的翻譯,謝文東點點頭,道:“沒錯!我們中國有句俗話,兩虎相爭,必有一傷,我看,你我兩家恩怨以及爭斗到此為止吧!”無名將他的話翻譯給工藤義和。(以后略)

  “工藤義和一笑,道:“謝先生有這個誠意,我感到很高興,我門山口組也愿意接受,更愿意和謝先生成為朋友,組長筑田先生說過,只要謝先生肯為我們敞開東北,允許我們山口組在中國東北做任何事,那么,謝先生就將成為我們最尊敬的朋友?!?br/>
  “哈哈!”謝文東笑了,說道:“敞開東北,為你們打開中國的門戶,這點,不成問題?!?br/>
  “哦?” 工藤義和想不到謝文東這次會答應得如此干脆。當初,石田章六去找他談時,開出的也是這個條件,可卻是被謝文東罵個灰頭土臉回到日本。如果自己把謝文東談下來,不僅臉面上大大有光,而且還立了一件天大的功勞。他壓住心中的興奮,笑問道:“這么說,謝先生是答應我們的條件了?”

  “是的!”謝文東笑道:“我還可以答應?!彼底?,他瞧了一眼喜形于色的工藤義和,有道:“不過,我希望貴幫也能答應我一個條件?;故悄薔淅匣?,你山口組讓我為你們敞開東北,那么,我希望你們也能為我敞開日本,允許我文東會的勢力在日本自由發展,不受到任何干預,不知,工藤先生意下如何?”

  唰!工藤義和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,臉色也隨之沉了下來,聲音低沉地說道:“謝先生的這個要求有些太過分了吧?”

  謝文東淡然柔聲說道:“難道,你們的條件就不過分嗎?我混的是黑道,我也承認我是壞蛋,可我不是賣國賊,你們把國家看得很重,我也同樣如此。為你們敞開門戶?放你們進來干什么?殺人放火嗎?你們開出這樣的條件,簡直在侮辱我的智商,也是在侮辱我的人格?!?br/>
  工藤義和聽完,嘭的一聲,握拳狠狠地砸了下桌面,目露毒光,緊緊盯著謝文東,:說道:“我以為謝先生有和談的誠意,原來,只是在浪費我的時間,也在傷害我的感情?!?br/>
  “感情?”謝文東嗤笑一聲,站起身形,漫步到墻壁前,背著手,仰面看著墻壁上懸掛的一幅字畫,說道:“你也有資格和我談感情?快收回你那一套吧!”說著話,他猛的轉回頭,目光如刀,幽幽說道:“想和我談合作,就給我開出公平的條件出來,不要光想著在我身上怎樣占便宜,你們選錯了對象!”

  工藤義和心中火燒,說道:“我看,謝先生來找我根本就沒有誠意,而是來挑釁的!”他話音剛落,只聽客廳周圍一陣轟隆隆的腳步聲,三十多號黑衣大漢將客廳團團包圍”

  謝文東耳朵動了動,瞇起眼睛,冷笑道:“怎么?工藤先生想和我動武嗎?哈哈,這個,我喜歡!”說著,他毫無懼色,抬手打了個指響,留守在門口處的姜森等人紛紛拉開架勢,準備迎敵,任長風一抖手臂,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倭刀。這把是他到日本后臨時找到的,為了過海關,他隨身的唐刀留在中國?!?br/>
  李威見壯,冷汗頓時流了出來,此時氣氛緊張,爭斗隨時可能爆發,他做為牽線人,脫不開干系,一旦真打起來,無論謝文東受傷還是工藤義和有個三長兩短,他的麻煩都大了。他的臉色慘白,急忙對工藤義和說道:“工藤兄,有事我們坐下慢慢談嘛,別……別傷了和氣?!彼底?,又對謝文東道:“文東,你也坐下來,不要讓我太難做啊!”

  “李叔,這事和你沒有關系!”謝文東隨口對李威說了一句,然后,他又對工藤義和道:“想動手,盡管來吧,別又是雷聲大,雨點小!”邊說著話,他邊撫摩著墻壁前面刀架上的倭刀。擺放的客廳的刀架雖然只是裝飾品,但上面三柄長短不一的倭刀可都是貨真價實的,精鋼打制,并且開了刃,鋒利無比?!?br/>
  工藤義和深深地吸了口氣,目光幽深地凝視謝文東。己方在人數上確實占有優勢,而且個人的勢力也都很強,可是,他仍然沒有信心能贏得了謝文東以及他下面那些不到十人的隨從,另外,山口組的組長筱田建市并沒有下達過要謝文東性命的命令,自己若真殺了謝文東,只怕討不到好不說,還會惹來一身騷。想到這,他握得緊緊的拳頭慢慢松開,凝聲說道:“謝文東,幾天我原諒你的無禮,但絕沒有下一次,趁我沒有改變主意之前,你趕快給我滾出去!”

  李威聞言,暗中長產松了口氣,謝天謝地,總算是有驚無險啊!他拍了拍胸口,感覺自己的心臟都緊張地快跳出來了,以后再遇到這種牽線搭橋的事,自己說什么也不干了!他說謝文東低聲喝道:“文東,還站在這干什么??熳甙?”

  仿佛沒聽到他說話,謝文東看也沒看他,目視著工藤義和笑瞇瞇地說道:“工藤先生,我想你還沒有弄明白,我并不是你想讓來就來、你想讓走就走的人!”

  工藤義和變色道:“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讓我走,也可以!”謝文東抓起刀架上的倭刀,反復把玩,笑道:“來時,我和李叔就已商量好了,要走,也要帶一樣東西走!”

  “什么東西?”工藤義和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,慢慢站起了身。

  “當啷!”謝文東猛然一甩倭刀,刀鞘彈出,撞在旁邊的墻壁上,發出一聲脆響,他嘴角高高挑起,邪笑道:“閣下的腦袋!”

  “啊?”李威一聽這話,急得差點背過氣去,自己…………自己什么時候和謝文東說過這樣的話,又什么時候商量過了,只是剎那間,他出了一身的冷汗,組到工藤義和,連連搖手道:“工藤形,誤會,這都是誤會。我從來沒和文東密謀過,更沒有商量要取你的腦袋,我…………”

  不等他說完,工藤義和一腳將他踢開,怒聲質問道:“難道,謝文東出現在這里也是誤會嗎?”

  工藤義和上了年紀,他這含恨的腳力道也不小,直把李威踢得連退數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,半晌緩不過來氣。

  謝文東兩出倭刀,大步向工藤義和走去。

  工藤義和身后的兩名保鏢監勢不好,一人抽出鋼刀,迎向謝文東,一人拉著工藤義和向外跑。此時,他們想從客廳的大門出去已然不可能,姜森、任長風等人將門口堵個嚴實合縫,招架住三十多名大漢的沖擊,場面上刀光劍影,異?;炻?。

  客廳內,那名保鏢迎住謝文東,二話沒說,掄手臂就是一記重刀。

  在他看來,謝文東只是個身材瘦弱、二十出頭的年輕人,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。哪知,他勢大力沉的一刀,竟被謝文東橫刀硬生生接住,后者像沒事人一樣,反到將他震得虎口生痛。

  暗暗吸了口氣,不等那保鏢收刀,謝文東向前一轉身,來到那人的身側,手中的倭刀一翻,反手握刀,順勢向前一刺,只聽撲哧一聲,大半個刀身刺進那人的體內,刀尖又其身后探出。

  說來慢,實則快極,那人根本連閃躲的反應都沒做出,就被謝文東刺個透心涼。

  保鏢慘叫一聲,兩眼圓翻,難以置信地看著謝文東。后者冷哼一聲,抬腿一腳,將大漢的身軀踢倒,同時拔出倭刀,滾燙的鮮血濺了他一身,謝文東轉身看向退到墻角處的工藤義和,冷聲說道:“工藤義和,你認命吧!”說完,掄刀沖了過去。

  工藤義和身邊的保鏢雖多,怎奈卻被姜森等人死死擋在屋外,眼看著謝文東如同兇神惡煞地沖來,他心中驚駭,忍不住打個冷戰。

  另外一名保鏢此時也看出謝文東身后不簡單,但只能硬著頭發,咬牙頂上。他還沒等沖到謝文東近前,只覺的軟肋一涼,接著,傳來鉆心的巨痛。

  他忙低頭查看,只見自己的左肋插著一把匕首,只留著刀把在外面。他哎呀一聲,舉目,看向無名。

  這刀,正是一直坐在那里,好象被嚇呆了的無名刺的。他慢慢站起身,說道:“別怪我,只因你選錯了主子!”

  “啊——”大漢忍痛,怒吼一聲,舉刀就要劈斬無名的腦袋,可是,謝文東的刀先一步在他喉嚨上掠過。

  哧!鮮花順著他脖子的裂口噴射而出,好象一道紅色的噴泉。

  大漢身體搖晃幾下,最終,緩緩倒地。

  此時,工藤義和已面如土色,臉上,身上,都是冷汗,他看著謝文東,顫聲說道:“謝文東,你、你若殺了我,你也別想活著離開東京!”

  謝文東將手中的倭刀遞給無名,然后拉起袖口,看下手表,笑道:“現在是九點半,還有不到一個半小時我就要坐飛機離開日本了,你說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山口組還有國粹會的人能把我怎么樣?”

  《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//www.fkysw.icu/241.html
二人麻将技巧之猜牌技巧 腾讯分分彩012路运用 天天pk10免费计划软件安卓 快三稳赚不赔免费计划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 哈尔滨p62开奖结果 双色球匡吉 9线777水果机连线app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通比牛牛是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网 广东时时开奖走势图 双色球预测专家 11选5免费手机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