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> 第十卷 翻手為雨 >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十三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十三章

所屬目錄:第十卷 翻手為雨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1

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酒吧里不少外國人,見他們如此蠻橫,紛紛大聲叫嚷起來。

  拉扯他們離開的眾青年可不管他們是哪國人,是什么身份,一拽衣襟,將腰間別的片刀露出來,冷冷地注釋著不滿的外國人。

  看到刀,那些外國人馬上就閉上嘴巴,就算他們太傻,太不了解中國國情,也能猜出這些人是黑社會。一各個都低下頭,不用青年拉扯,主動地走出酒吧。

  見青年把酒吧里的客人往外攆,幾名服務生走過來,質問道:“你們干什么?”

  “干什么?干你ma!”一名年歲較大的青年轉回身,對著問話的服務生就是一腳。

  咚!這一腳踢的結實,那服務生吭哧一聲,坐在地上,臉鱉成醬紫色,一手捂著肚子,一手指著青年的鼻子叫道:“你……”

  “去你ma的!”青年又是一腳,踢在服務生的臉上,隨后,拔出片刀,喝道:“兄弟,抄家伙,打!”

  隨著青年的喝叫聲,眾青年紛紛拔出片刀,見到什么就砸什么,看到服務生,先是一頓亂刀掄過去。見這幫人是專門來砸場子的,服務生們嚇得四處奔逃,其中有人跑上二樓,連連尖叫道:“不好啦,有人來砸藏子了,不好啦……”

  他高八度的叫喊,馬上引出數十名青幫人員,有些人披著衣服,有些提著褲子,面露茫然之色,問道:“怎么了?亂叫什么?”

  “有……有人來砸場子!”

  “什么?”青幫人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,無數名青年竄到二樓,舉起片刀,對著那些毫無防備的青幫人員沖殺過去。

  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打斗。一方含恨而來,手持片刀,匕首等利器,一方驚慌失色,手無寸鐵,青幫人員哪是他們的對手,剛一接觸,就有數人被砍翻在地,鮮血直流,其他的青幫人員嚇的調頭跑回房間,想去找家伙,可是青年們不給他們機會,隨后跟上,將青幫人員堵在各房間內,不由分說,上去將其打倒在地,隨后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亂刀。

  青幫被襲擊個措手不及,整個二樓的人員,還沒有組織起來,就被消滅在走廊和各自的房間里。

  樓下的大亂,也驚動了三樓的青幫幫眾,當百余人提著刀和槍棍棒沖下樓時,二樓的已方人員已被清楚個干干凈凈,放眼望去,走廊里都是敵方的人,有人在砸東西,有人正在向墻上澆汽油,往地上看,躺的皆是自己兄弟,有些人連衣服都沒穿整齊。

  哎呀!青幫的頭目見壯,整個心都抽搐起來,腦袋嗡嗡直響,他回頭大聲喝道:“快給我上啊,你們還在等什么?!”

  “啊……是!’數十名青幫人員高舉片刀,向二樓的敵人殺去。

  頓時間,雙方人員又惡戰在一起。

  小空間勢均力敵的混戰是最血腥的。

  只見走廊內刀光霍霍,鮮血崩射。刀與刀的碰狀聲,刀鋒斷骨的聲音以及人們的摻叫聲,怒吼聲混雜在一起,合成一首死亡之曲。

  一批批人在刀光劍影中倒地,可是馬上又有新的人員投入到戰斗中,整個走廊內,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。

  青幫頭目觀望了一會,帶著剩下的人員往一樓跑去。

  可是剛跑到一般,樓下又涌上來無數的青年,雙方在樓梯間內狹路相逢,又展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大混戰。

  那青幫頭目倒也英勇善戰,帶著幾名親信兄弟,硬是殺出一條血路,從樓梯間里沖了出來。

  到了一樓,只見酒吧里空蕩蕩的,空中還飄揚著“東方紅”的音樂。

  他甩甩腦袋,也來不及細想酒吧今晚為什么放這種音樂,深吸口氣,他邊往外跑邊掏手機,準備向分部求援。

  正在這時,一名青年突然從椅子上站起,如同一陣風似的飄到他近前,腳下一個掃堂腿,狠狠踢在青幫頭目的腳腕上。

  青幫頭目正在打電話,加上來者身形太快,他還沒看清楚怎么回事,人便已經飛了出去。

  撲通!青年頭目摔在五米開外,一頭扎在地上,在其身后的青幫眾人嚇得大驚失色,紛紛舉刀,向來者猛劈過去。

  來者正式坐在謝文東身邊的袁天仲,他哪里將這樣的小角色放在眼里,身形晃動,劈開對方的攻擊,同時,手腳并用,只聽見劈劈啪啪一陣脆響聲,幾名青幫漢字皆被他打倒在地,有些骨頭斷了,有些手臂脫臼,躺在地上,痛苦的直哼哼。

  謝文東緩緩站起身,漫步向那名青幫頭目走去。

  青幫頭目摔得頭昏眼花,趴在地上好一會才反應過來,袁天仲到他金錢,對其小腹,又是一腳。

  忍不住悶哼一聲,青幫頭目再次趴到,咧開嘴巴,五官都擠成了一團,血水順著嘴角滴落在地。

  謝文東走到他身邊,兩眼瞇縫這含笑看著青幫頭目,說道:“我是謝文東?!?br/>
  什么?青幫頭目聽到謝文東這三個字,瞬時忘記了疼痛,翻過身來,驚恐地看向他。

  “我,”謝文東正了正身上的中山裝,挺直胸膛,目光垂視,面無表情地說道:“只是想讓你死個明白.”說著,他舉步邁過那頭目,緩緩走了出去。

  袁天仲目光一凝,從地上撿起一把片刀,抓著青幫頭目的頭發,隨謝文東走了出去。

  來到外面,他手掌向下移動,將青幫頭目的衣領子扣好,隨后向上一提,那頭目龐大的身軀凌空而起,袁天仲毫不停頓,將他頂在墻壁上,接著,另一只手握刀,惡狠狠刺下去。

  撲哧!

  這一刀,正刺在青幫頭目的胸膛上,由于力道太大,鋒利的刀身不僅將他的身體貫穿,也深深刺入他身后的墻壁內。

  青幫頭目整個身體掛在墻上,四肢抽搐幾下,腦袋向下一耷拉,沒了動靜。

  袁天仲在青幫頭目的尸體上扯下一條衣服,沾著他胸口的鮮血,在酒吧的墻上寫下十六個字——“洪武門下,英才輩出,犯我同門,罪責當誅!”這時,酒吧內的青幫人員大部分被解決干凈,上百名青年從酒吧內魚貫而出,連帶著,還拖出二十多名服務生、調酒師、唱歌的女郎以及樂隊等在酒吧工作的人員。

  這些人從未經歷過這樣的陣勢,早已經嚇傻了,一個個坐在地上,充滿恐懼的看著眾人。

  “東方紅,太陽升,中國出來個**……”

  此時,空中仍然飄揚著東方紅的歌聲。

  負責領隊的那名青年疾步跑到謝文東車前,彎下腰來,問道:“東哥,怎么處置他們?殺嗎?”

  “沒有必要!”謝文東瞇縫著眼睛,手掌隨著音樂打著節拍,淡然說到:“放她們走吧!”

  “可是,他們要是對警察說起我們就難辦了……”青年面帶顧慮地提醒道。

  謝文東對他一笑,說道:“警方即使知道是我做的,又能把我怎么樣?!”他的語氣雖然平淡,但卻帶有傲視一切的霸氣。

  他說的是實話,別說上海的警方不會傾向于青幫,即使是市領導那邊的關系他也早已經打理妥當,正因為這樣,他才敢肆無忌憚的找上青幫。

  青年頭目聞言,心中思緒為之蕩漾,深深點點頭,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,問道:“東哥,燒嗎?”

  “燒!”謝文東說完,拍拍司機的肩膀,說道:“開車!”

  汽車還沒開出街頭,就見后方的酒吧火光沖天,冒起了滾滾濃煙。

  酒吧是上海的老房子,結構多為木質,上面澆過汽油之后,占火就著,這一把大火燒起來,火勢兇猛,頃刻之間就從一樓燒到了三樓。

  坐在副駕駛座位的袁天仲轉回頭來,笑道:“東哥,想必今天晚上,韓非是睡不安穩了?!?br/>
  謝文東幽幽說道:“血債,總是要用血來償還的?!彼低?,他閉上眼睛,慢慢揚起頭。

  青幫的這個酒吧小聚點被挑,又讓北洪門放一把火燒個干凈,只是冰山一角而已,這一晚上,北洪門來到上海的全體人員分成數波,在暗組和血殺的配合下,以雷霆萬鈞之勢,對青幫十多家場子展開突然襲擊。

  他們來得突然,出其不意、攻其不備,勢如破竹,給青幫造成極大的損失,十余家場子被挑。

  謝文東來的如此之快,籌備的如此之周密,大出青幫的意料。

  韓非想到謝文東會來報復,只是沒有想到,他剛到達上海的第一天,還沒有做任何的修整和偵察,就對己方展開大規模的攻擊,而且對己方的各個場子、據點的位置、人力、具體情況了如指掌。

  別說韓非沒想到,即使是南洪門那邊也沒想到。

  其實,謝文東還在T市沒有動身來上海的時候,就先派出暗組,到上海做了仔細的察探。

  來時的路上,他接到暗組的匯報,已構思出詳細的進攻計劃,所以人剛到上海,進攻也隨之全面展開,根本沒給青幫留下任何準備的時間。

  這天夜晚,對于青幫、南北洪門來說,都是個不眠之夜。

  早上八點多時,向問天帶著蕭方,坐車趕往北洪門據點,要與謝文東會面。

  欲知后事如何,請聽下回分解....

  《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//www.fkysw.icu/473.html
逍遥森林舞会单机下载 11选5一胆全托 吉林时时视频直播 三公怎么玩才能赢钱 二八杠游戏大厅下载 赚钱最好赢钱的棋牌游戏 正规三公玩法规则 玩三公扑克牌作弊赌具 三肖和五肖中特 3d5码组六遗漏统计表 如何获取大数据 双色球最迟几点可以买 谁需要自动投注软件 捕鱼达人2破解版1.7 二八杠棋牌游戏中心 手机21点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