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> 第十卷 翻手為雨 >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七十二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七十二章

所屬目錄:第十卷 翻手為雨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2

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模樣頹廢的青年在于廣對面坐下,迎上他驚疑的目光,笑呵呵說道:“于先生,你好!”

  于廣直視青年,說道:“我以前應該沒有見過你?!?br/>
  頹廢青年肯定地點點頭,說道:“應該沒見過?!?br/>
  “那么,”于廣身形前探,冷聲問道:“告訴我,你是誰?”

  “我是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對于先生可是慕名已久了?!蓖欠锨嗄晷Φ潰骸罷媒枳耪獯窩緇岬幕?,和于先生見見面?!?br/>
  于廣挺直腰身,滿面傲氣地說道:“你要知道,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見的,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和我攀交情的?!?br/>
  頹廢青年笑道:“那是當然!青幫出身的人都身驕肉貴嘛,象我這樣的小人物,哪里能高攀得上呢?”

  聽出他話里帶刺,于廣老臉一沉,轉頭問王懿道:“這個家伙究竟什么什么人?我不想見到他,讓他滾出去?!彼低昊?,見王懿以及其他的老大們都沒有動,他眼睛頓時瞪得溜圓,剛要發火,只聽頹廢青年仰面一陣大笑,擺手向他說道:“于先生,他們不會聽你的話,而且這次宴會,又是由我發起的,他們怎么可能會把主人趕出去呢?”

  “你。。?!庇詮憒蟪砸瘓?。

  不等他說完,頹廢青年又道:“既然于先生來了,我看你就在這里住下吧,以后也不用再出去了?!?br/>
  “啪!”于廣聞言,臉色大變,握起拳頭,猛地一砸桌子,拍案而起,指著頹廢青年的鼻子,怒聲喝道:“小子,不要再我面前故弄玄虛,既然你知道我是誰,那么,你也應該了解我的身份,把我惹急了,你吃不了兜著走!

  于先生,別生氣嘛!這時,在座的眾老大紛紛起身,滿面陪笑的圍在于廣的左右,扶他坐下,連聲說道:誤會,誤會,都是誤會!

  媽的,什么狗屁誤會?于廣晃動手臂,將上前來扶他的老大們推開,冷眼環視一周,點點頭,說道:今天的宴會,我記住了,各位,你們好自為之吧!說完話,動身準備向外走。

  費了這么大的力氣把他引出來,眾人拿肯放他離開,齊刷刷將他圍住,又賠禮又是好言相勸。

  見他們這桌的氣氛有些不對勁,原本已圍坐在其他桌旁的于廣的眾手下紛紛起身,要上前查看究竟,與他們同桌喝酒的小混混們紛紛阻攔,笑道:沒事,沒事,只是有點小誤會,大家不用擔心!

  頹廢青年坐在椅子上沒有動,點著香煙,先是瞄了一眼那些滿面狐疑的青幫幫眾,隨后,冷笑著說道:王兄,該動手了,你們還在等什么?

  聽了這話,會場里的人臉色同是一變,尤其是于廣,馬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出于本能的回手去摸后腰處的手槍,可是他剛一動,站于他身旁的王懿從袖口內猛的抽出一把匕首,牙關一咬,把心一橫,對著于廣的軟肋,惡狠狠就是一刀。

  于廣是想躲,可是他的周圍都是人,無數只手在抓他的身子,讓他難以一動分毫,只聽噗哧一聲,這一刀刺的結結實實,匕首深深插入他的肋下。

  啊--于廣又驚又駭又痛。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。

  一不做,二不休

  王懿雙手握著匕首,喝問道:你們還在等什么?動手啊!今天他不死,我們就得死!說著話,對著于廣的肚子又是一刀。

  事情已發展到了這一步,眾人皆沒有了退路,在王懿的低喝聲中,眾老大們紛紛將暗藏的匕首抽出來,對著于廣的周身一頓亂刺。

  撲哧、撲哧、撲哧——刀鋒入肉切骨的聲音連續響起,數不清的匕首鋒刃在于廣的身體里進進出出,只是眨眼的功夫,于逛的前胸、后背、兩肋已都是血窟窿,他此時已無法叫喊,嘴里都是血沫,滿是鮮血的雙手敬愛那個王懿的衣服抓住,眼睛瞪得滾圓,眼角欲裂,顫聲說道:“你……你好大的膽子……”只是說話之間,他身上又至少挨了十多刀。

  “啊?于大哥!”

  青幫眾人反應過來,當他們從衣下拔出武器,想上前去營救于廣的時候,周圍那些各幫各派的小混混們早已準備好的家伙亮了出來,攔住青幫眾人,混戰在一處。

  小混混們的戰斗力不如青幫,可是他們人多,而且是越打越多,聽見會場里面亂了,埋土在外面的小混混們也隨之沖殺進來,人山人海的小混混們高舉著片刀,對著青幫人員劈頭蓋臉的猛劈猛砍。

  他們的數量實在太多了,青幫幫眾很快就被打散,幾個人聚在一起,卻被數十號的小混混圍在當中,在一陣亂刀亂棍過后,人群中的青幫人員往往已渾身是刀口和鮮血,倒在血泊中陣陣抽搐。

  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拼殺,數十號青幫人員像是石沉大海,淹沒在黑壓壓的人海當中。

  爭斗發生的突然,進行的也短暫,青幫連求救的電話都沒有來得及打出來,人已被砍殺的七零八落,凄慘至極。

  于廣不知道自己中了多少刀,在他的身上,也數不清楚有多少個血窟窿,他抓著王懿的衣服,慢慢倒了下去,直至躺在地上,他的兩眼仍瞪得大大的,死死的盯著天花板。

  “他……他死了吧?!”

  一名老大臉色蒼白,身子直哆嗦,看著四肢還在有一下沒一下抽搐著的于廣,顫巍巍的問道,

  其他人的臉色也比他好看不到哪去,畢竟他們殺的不是普通人,而是青幫的大頭目,對于他們來說,青幫是天王級的社團,隨便動根小指頭都能捏死他們。

  眾人連連吞咽著口水,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后面的頹廢青年身上,這位頹廢青年不是旁人,正是北洪門的X市堂主,張一。

  張一此時坐在椅子上,對周圍的廝殺視若無睹,手里拿著筷子,正夾著桌子上的大魚大肉猛向嘴里塞,時不時的還喝口酒順順。

  眾老大見狀,又好氣又好笑,同時都有些反胃。

  會場里到處是尸體,到處是殘肢斷臂,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,在這種環境下還能吃得下東西,他們不知道張一哪來的那么好的食欲。

  “張……張堂主,于廣這……這家伙死了,我們接下來怎么做?一名老大手扶前胸,強忍著不把胃里的東西吐出來,結結巴巴的問道。

  ”

  “死了?”仗義頭也沒抬,囫圇不清的說道:“死了好,大家都坐吧,先填飽肚子再說!”

  填飽肚子?眾人此時哪有心情去吃東西,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得,紛紛說道:“我們不餓!”

  張一抬起頭,看了他們一眼,隨后拿起餐巾紙,在嘴上胡亂抹了幾下,然后搖頭說道:“那真是可惜了滿桌子的酒菜,不少錢呢!”說著話,他站起身,走到于廣近前,伸腳在他身上踢了兩下,點點頭,說道:“死干凈了?!彼低?,將手中的餐巾紙向于廣臉上一扔看著眾老大,笑道:“于廣死了,大家也可以動手了?!?br/>
  “動手?動什么手?”眾人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。

  “干掉青幫在同山留下的人,全部!”張一笑道:“這種事,不需要我再教大家了吧?”

  “張堂主!”一名壯漢憨聲憨氣地問道:“等青幫被打跑之后,你們洪門是不是真的肯把同山三成的場子拿出來給我們大家平分?”

  長一愣了愣,隨后哈哈大笑,說道:“當然!這是東哥的意思誰出力最大,誰得到的場子就最多,難道,你不相信東哥說的話嗎?

  那大漢咧嘴笑呢,用胳膊將臉上的血珠子蹭了蹭,睜著血紅的眼睛,然而轉頭叫道:“天狼幫的兄弟們跟我上,去掃平青幫的狗雜種!”

  大漢帶著自己的手下興沖沖地跑出會場,其余的老大不落人后,帶領各自的手下兄弟給跟了出去。

 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景,張一心中嘆了口氣,暗暗補充一句:如果你們真能活到青幫被打跑的那一天的話!

  等眾人相繼離開,只有王懿和其他關系親密的幾名老大沒有走,他向手下人員擺擺手,示意大家都出去,時間不長,會場里只剩下幾名老大和張一,王懿這才低聲問道:“張兄弟,你和我說句實話,等打跑青幫之后,謝先生真的會把場子分給我們嗎?”

  張一深深看了一眼王懿,嘴角動了動。將到了嘴邊的話有咽了回去。反問道:“王兄,你可相信我的為人?”

  王懿點點頭,正色說道:“你我相交多年,我不信你,就不會幫你了?!?br/>
  張一嘆了口氣,說到:“等會,我走到哪,你就跟到哪,我保證你性命無憂!”說完話,他不再多言,大步向外走去。

  王懿以及另外幾名老大聞言,皆倒吸口冷氣,聽張一話中有話的意思,事情似乎遠遠還沒有解決,甚至還有更大大?;?,可是于廣已經死了,青幫在同山只有幾百人,己方這么多幫派聯合在一起,難道還打不過這幾百人嗎?

  眾人臉色凝重,相互看看,低聲問道:“王哥,張堂主這話是什么意思啊?”

  “別多問,總之張兄怎么說,我們就怎么做!”王懿環視眾人,又低聲道:“都把自己的嘴巴管嚴點.”

  《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//www.fkysw.icu/674.html
玩扑克牌三公洗牌出千 七星彩开奖视频直播现场 重庆时时彩龙虎被骗 天津随心玩捕鱼 沃特福德 黑马全人工计划软件破解版 1分快3大小技巧规律 北京赛车双面盘 卖挂骗局 网络扎金花的规律 合乐时时彩计划软件 飞艇计划网页版全天 微信赌博大小单双玩法 千山pk10在线计划 6码复试3中三有多少组 大乐透复式怎么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