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> 第十卷 翻手為雨 >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四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四

所屬目錄:第十卷 翻手為雨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2

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一個人想徹底了解另外的一個人,是件很難的事,韓非以為自己了解謝文東,其實,他所了解的只是謝文東的一個面而已,反過來講,謝文東也同樣如此。

  謝文東淡然說道:“我已經在路上了?!?br/>
  韓非笑了笑,頓了片刻,問道:“我冒昧的問一句,你帶了多少人?當然,這個問題你也可以不用回答……”

  不等韓非說完,謝文東說道:“本來是我一個人,”看了看身邊的唐寅,他繼續道:“現在變成了兩個人?!彼⒉灰?,而且想瞞也瞞不住,以青幫的眼線,己方若是有大的動靜,肯定會被他們察覺的。

  韓非在心里嘆了哭氣,不知道該笑他愚蠢還是該佩服他的勇氣,他爽朗的一陣大笑,點頭說道:“好!歡迎!歡迎你來送死!”說完話,他將電話掛斷。

  將手機收起,謝文東笑瞇瞇地看向窗外,語氣平淡地對出租車司機說道:“先在市區里轉一轉?!本嗬臚砩習說慊褂幸歡問奔?,謝文東不想去得那么早。

  這個時候,謝文東的心情反而平靜下來,恐懼感慢慢的變淡,臉上淡淡的笑容顯得更加從容。

  唐寅沒有忽視他的變化,問道:“不怕了?”

  “嗯!”謝文東輕輕應了一聲,隨后笑道:“你死了,你認為是對自己的解脫,如果我死了,那將是對整個世界的解脫?!?br/>
  “哈哈!”唐寅大笑,身子向后一靠,雙手枕于腦后,悠然說道:“你比我狂多了?!?br/>
  君悅酒店,在同山就算不是最好的酒店,也屬一流。韓非定下的地方就是這里。

  謝文東到的很準時,沒有提前一分,也沒有遲到一分,是踩點進來的。

  他和唐寅剛進入酒店的大廳,便有兩名黑色西方的彪形大漢走了過來,犀利的目光在他二人身上上下打量,最后,一齊落在謝文東的臉上,其中一名大漢開口說道: “是謝先生吧?”說話間,目光自然而燃燒向謝文東的身后飄去,結果后面空蕩蕩的,一個人都沒有,大漢暗暗吸氣,謝文東還真是只帶了一個人。

  “沒錯!我是?!斃晃畝實潰骸昂竊諛?”

  “請謝先生隨我來!”一名大漢轉身,在前引路,另一名大漢剛站在原地沒有動,目光機警地打量著酒店里進進出出的顧客。

  隨著大漢,謝文東和唐寅二人進入電梯,上到五樓,剛一出來,映入眼中的都是人。

  無數名服裝同一的大漢三五成群的聚集在走廊里,等謝文東從電梯里走出來,眾人不約而同地停止了交談,目光齊刷刷地向他看去,有人驚訝,有人憤怒,有人嘲笑,也有人佩服,可不管眾人心里怎么想,臉色皆是陰沉的嚇人。

  走廊里變得異常安全,鴉雀無聲,靜得近乎可怕,掉根針似乎都能聽得見空氣好象隨之凝結,沉重地讓人窒息,濃濃的肅殺之氣彌漫在走廊上空。

  “呵”唐寅眼睛轉動,掃過眾人,笑道:“浩大的場面?!?br/>
  謝文東表情不變,象是當走廊里這些青幫幫眾是透明,只淡然說道:“這是韓非對我們的尊重?!?br/>
  “謝先生里面請!”引路的大漢側身站在一旁,躬著身,伸手指向走廊最里端,大門敞開的一間會廳。

  暗中吸了口氣,謝文東毫無畏懼,至少臉上沒有任何的懼怕之色,昂首挺胸的走了過去。

  見他走來,走廊里的無數青幫幫眾自動自覺地站向兩側,空出一條人肉通道。當謝文東和唐寅從他們身邊走過時,能清楚聽到他們沉重的喘息聲。

  由于韓非事先交代過,沒有人對謝文東出手,可是對唐寅,他們可沒打算客氣。

  當謝文東和唐寅走過一半時,站在走廊左側的一名大漢莫不做聲地把腳伸了出來,擋在唐寅的腳下,想暗中使個腿絆,讓唐寅出洋相。

  唐寅象是沒有看到,臉上帶著濃烈的笑意,繼續向前走著,當他的腿與那大漢的腳接觸到一起時,只聽喀嚓一聲,唐寅身子連晃都沒晃,直接走了過去,再看那大漢,一頭栽到地上,腳腕子已經折斷,不自然的扭曲到一側,他躺在地上,痛得滿地直打滾,豆大的汗珠子如雨點一般流下來,不過他卻一聲也沒敢叫。

  他覺得自己不象是絆在一個人身上,倒象是踢在一輛奔馳中的火車上。

  見狀,青幫眾人無不倒吸口冷氣,接著,面露怒色,嘩啦一聲,至少有十數人圍了上來,手也隨之摸向后腰,兇狠的目光在謝文東和唐寅臉上轉來轉去。

  身邊發生的一切,謝文東看得清清楚楚,他笑瞇瞇地注視著擋在面前的青幫眾人,問道:有事?

  不等那十幾名青幫漢子說話,一位站在人群中象是個小頭目的青年突然冷聲喝道:回來!

  十幾名青幫漢子狠狠瞪了謝文東和唐寅一眼,隨后重重哼了一聲,心不甘情不愿地緩緩回到墻邊。

  沒有多看他們一眼,謝文東和唐寅繼續向會廳走去。

  由于前面已有兄弟吃了虧,后面的青幫幫眾再沒有人敢暗中使壞,在無數道火辣辣的目光下,謝文東和唐寅總算有驚無險的走出了這條青幫的人肉通道,進入到會場內。

  會場里面積不小,人卻并不多,當然,那是相對于外面的走廊而言。

  在會場的最里端,坐有一人,正是韓非,在其身后,站有十數名高矮胖瘦不一的漢子,向左右看,還有二十多名青幫人員分別站于兩側。一個個腰板挺地溜直,目不斜視,一看就知道是訓練有素的青幫精銳。

  環視會場一周,謝文東并未看到他最關心的人的身影,臉上不動聲色,邁著四方步,向韓非走去。

  當他距離韓非還有五米左右的距離時,旁邊的一名青幫大漢伸手攔住他,示意他不要再往前走。

  謝文東一笑,也不在意,舉目看向端莊坐在那里的韓非,笑道:“韓兄,久違了?!?br/>
  韓非歪著腦袋,目光先在唐寅身上打量片刻,最后看向謝文東,擺手道:“謝先生請坐?!?br/>
  謝文東從桌下拉出一張椅子,從容而坐,唐寅則雙手隨意地插進口袋中,身子一歪,斜靠著桌子,側身而站,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。

  韓非笑呵呵地又瞄了唐寅一眼,問道:“這位是。。。。。。

  他沒見過唐寅,不過直接告訴他,此認不是平常人。

  謝文東說道:“是我的朋友,他叫唐寅?!?br/>
  “哦!韓非點點頭,心中暗道原來他就是唐寅。

  對唐寅,韓非了解不多,只記得他曾經在上海傷過傲天,后來又聽說在洪門峰會上他和望月閣的長老決斗,結果受了重傷。至于五天塹,唐為在無錫突然現身的事,他并不知情,傲天也沒有告訴他。現在傲天對韓非不滿的情緒很大,甚少打電話向韓非匯報他那邊的情況,大多時候都是韓非主動找他,問一句,他答一句。韓非當然不可能知道唐寅的事,傲天應就只字未提。

  不過既然能傷到傲天,又能與望月閣長老抗衡,相比唐寅的身手也不會差!韓非臉色不變,暗中卻加了小心。

  謝文東急于見到金蓉,但他不會自己提出來,反而故意笑問道:“韓兄這次找我來,所謂何事?”

  韓非愣了愣,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沒有回答,呵呵輕笑,說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已經讓X市的全體兄弟們做好了準備,只等你調動大隊人馬過來找我的時候,好趁機發動進攻?!?br/>
  謝文東眨了眨眼,道:“結果你失望了?!?br/>
  “恩!確實!”韓非嘆口氣,說道:“我確定沒有想到,你會一個人來,不,還帶來一個朋友?!?br/>
  敲敲額頭,謝文東平淡地說道:“世事總是難以預料?!?br/>
  韓非突然向前探了探身,凝聲說道:“你的膽子太大了,你認為我不敢殺你嗎?”

  謝文東聳聳肩,笑道:“我想不出還有森林是你韓非不敢做的?!?br/>
  韓非問道:那你還敢一個人來見我?

  謝文東道:金蓉是我的,而不是北洪門的。自己的事情,就應該自己去解決。

  呼!韓非吁樂口氣,搖頭說道:我不得不承認,以前,我看錯你了。謝文東笑了笑,沒有答話。

  韓非撓撓頭發,話鋒一轉,突然說道:說來也巧,今天小潔給我打過電話,還向我問起過你。

  謝文東笑了,問道:問我什么?

  問你現在怎么樣。

  你怎么說?

  我說你快死了。

  。。。謝文東默然。

  韓非深吸口氣,身子又向前探了探,說道:我們做個交換如何?

  謝文東挑起眉毛,問道:什么交換?

  韓非道:我把金蓉還給你,而你的勢力,退出X市,如何?

  若是北洪門的人這時候在場,聽完韓非這個要求一定會迫不及待的答應下來,以X市換回金蓉,無論怎么算都值了。

  不過謝文東想也沒想,當即搖了搖頭,說道:不可能。

  《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//www.fkysw.icu/687.html
免费彩金不限id 时时彩平台奖金高9.9798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新疆时时下载手机版 老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北京pk10现场直播 投注单打印助手 北京pk10彩票官网 最佳倍投方案 稳赚 赛马会內部三码 pk10技巧稳赚买法最新 神赞计划软件 新平台电子送免费彩金不限id 重庆欢乐生肖号码走势图 三公大吃小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