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> 第八卷 無法無天 >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四十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四十章

所屬目錄:第八卷 無法無天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0

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“死不了!”謝文東咧嘴,吐口吐沫,可是,這口吐沫里卻全是血絲。

  如果沒有黑帶從給他的防彈背心?;?,這顆子彈足可以把他的后腰打穿。

  謝文東緩了好一會,感覺好受了一點,后腰依然疼痛欲裂,但和剛才比起來,強多了。

  他探頭向樹林外瞧了瞧,那中年人依然高舉著雙手站在汽車旁,但腳下的地面濕了好大一灘,顯然,是被嚇尿了褲子。

  仿佛在鬼門關轉了一圈,大漢心有余悸地長長吐出口氣。

  謝文東低頭看看他的傷腿,問道:“你的傷怎么樣?”

  這大漢骨頭硬得很,看著血淋淋的小腿,笑道:“東哥,沒事!子彈沒傷到骨頭,只是把腿肚子打穿了?!彼底?,他頓了一下,問道:“東哥,殺手會追過來嗎?”

  謝文東雙眼瞇縫著搖了搖頭,道:“不知道,不過,這邊樹林不小,雜草又多,即使真追過來,我們也不怕!”

  聽他這么一說,大漢信心十足地晃了晃手中的槍,冷笑道:“東哥說的對!如果他們敢來,我就讓他們來得回不得!”

  謝文東笑了笑,問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北洪門的弟子眾多,謝文東不可能記住每一個人的名字。

  大漢神色一正,恭敬地回答道:“東哥,我叫劉田!”

  “劉田!”謝文東輕聲念了一遍他的名字,然后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好樣的?!?br/>
  不管這劉田的身手如何,但看他身中一槍而面不改色的氣魄就夠讓人贊佩的。

  被謝文東夸獎,劉田有些手足無措,老臉一紅,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東哥過獎了?!倍倭艘幌?,他又問道:“東哥,我們得想辦法聯系上總部……”

  謝文東一笑,搖搖手道:“不用了?!?br/>
  “啊?”劉田一愣,茫然地看著謝文東。

  “我們現在只管等就好?!斃晃畝孔攀魃?,仰面說道:“等警察或者交警?!?br/>
  雖然面對著神秘的殺手,而且受了傷,但謝文東的頭腦依然十分冷靜。出了交通事故,交警一定會到,就算他們沒有及時趕來,那個受自己威脅的中年人也會把警察找來。警察一到,殺手即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再現身,所以,現在選擇等待是最好的辦法。

  劉田眨眨眼睛,沒明白謝文東的意思,在這里等,不是坐以待斃嗎?!

  殺手并沒有出現,而中年人卻跑回到自己的車上,發了瘋似的將轎車全速開走。

  正如謝文東料想的那樣,時間不長,警察到了。

  此處接近T市,屬于T市管轄,趕來的也是T市警察。

  謝文東和低層警察關系不熟,但劉田恰恰相反,他探出頭,觀望在破廢汽車周圍調查的警察們,眼睛突的一亮,看到一個熟人。

  他大聲叫道:“老李!”

  眾警察聞聲,紛紛尋音望去,看到探頭探腦的劉田,幾名警察紛紛把槍拔了出來。

  那叫老李的警察看清楚劉田的相貌,微微一怔,忙對其他的同事說道:“那是我朋友!”說完,皺著眉頭走了過去。

  “老劉,你怎么跑到這里了?汽車和地上的尸體是怎么回事?”這警察是帶隊的隊長,和劉田私下里的關系很熟,平時在一起沒少喝過酒,也知道他是北洪門的人。

  劉田扶著樹站起身,顧忌地向道路對面的草叢看了看,風吹草動,里面好象還隱藏著無數的殺手,剛剛死里逃生,他難免有草木皆兵的錯覺,嘆口氣,說道:“老李,現在什么都不要問了,馬上幫我準備一輛車,送東哥和我回T市!”

  “啊?你受傷了?”他站起身,警察才發現他的褲子上濕漉漉的,都是血。轉目一瞧,在他身旁還有一個年輕人,相貌清秀,臉色蒼白,看起來似曾相識,他說道:“好!我這就去叫救護車,不過……”他看著謝文東,疑問道:“這位是……?”

  不等劉田說話,謝文東先開口道:“我叫謝文東!”

  老天!警察眼前一陣眩暈。謝文東?!北洪門的老大,T市絕對的地下主宰者!他木然吞了口口水,兩眼直直看向謝文東,好半晌回不過來神。

  謝文東頭腦有些昏沉,剛才的撞車已讓他身體受到不小的震蕩,那顆打在后腰的子彈更是要命。他疲憊地說道:“麻煩你,快點找輛車來好嗎,無論什么車!”

  “是……是!”警察身軀一挺,手臂抬了抬,差點給謝文東打個軍禮。

  劉田不放心的又補充道:“記得,把車直接開到這里,不要停在路邊?!?br/>
  “沒問題!”警察答應一聲,邊向外走邊讓警察把警車開到樹林旁邊。

  他在旁一直看著謝文東和劉田上了警車,目送他們離開,方長長出了口氣。

  一位和他關系不錯的青年警察問道:“李隊長,那是什么人?”

  “什么人?”警察脫下警帽,捋了捋頭發,道:“那個歲數看起來很年輕的人,是謝文東?!?br/>
  “謝文東?哪個謝文東?”青年警察疑惑地問道。

  “靠!”警察白了他一眼,氣道:“在T市,在中國,還有幾個謝文東?當然是做北洪門老大的那個謝文東了,笨蛋!”

  “老……老天!”青年警察站在原地,傻了。

  劉田上了警車,本以為可以高枕無憂,哪知道噩夢才剛剛開始。

  開車的警察年歲不大,二十出頭,滿臉的稚嫩,謝文東不用問也能猜得出來,他是從警校剛剛畢業的。

  警察邊開車邊問道:“我先送你們去醫院嗎?”

  謝文東和劉田身上都有血跡,前者額頭被子彈劃出個口子,半張臉都快變成紅色,而后者更慘,瘸著一條腿,褲腿已看不出本來的顏色。

  劉田搖搖頭,道:“不用!你先送我們到洪武大廈?!焙槲浯笙謎潛焙槊拋懿康拇舐?。

  警察哦了一聲,用倒車鏡看了看二人,笑呵呵地問道:“你們和李隊長的關系很熟嗎?”這警察并不知道謝文東和劉田的準確身份,只是看隊長對二人的態度很客氣,心里好奇。

  “有些交情!”謝文東沒有說話,劉田隨口應了一句。

  謝文東渾身上下的骨頭沒有一根不酸痛,特別是后腰,不時傳來鉆心的巨痛,雖然有防彈衣?;?,但被子彈打中的滋味也同樣不好受。不過謝文東的意志力極強,身上的傷痛絲毫沒有表現在臉上,看起來和平時沒兩樣,只是臉色蒼白了一些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身在警車里,他的心仍然跳得厲害,心緒翻江倒海一般,非常不舒服,有種無法言表的不好預感。

  劉田和警察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,他則心煩意亂地往向車外,很多次兇險來臨之前,他都有這樣的反應。

  警車開進市區,劉田長長松了口氣,對謝文東笑道:“東哥,看來我們安全了!”

  謝文東用手帕擦拭臉上的血污,瞇著眼睛幽幽道:“希望如此?!?br/>
  劉田一愣,不知道東哥為什么這么說。

  這時,道路前方迎面開來一輛大貨車,貨車陳舊,車身嘩啦啦直響,開在道路上,周圍的小轎車都避得好遠。

  劉田和開車的警察都沒有注意它,但謝文東卻心跳猛然加速,喝道:“小心!”

  警察沒明白他的意思,半轉回頭問道:“小心什么?”劉田也疑惑不解地側頭看著謝文東。

  不等謝文東說話,那輛馬上要和警車擦肩而過的大貨車突然一轉車頭,對著警車直撞過來。

  警察此時再想躲避,已然來不及。

  幾乎同一時間,謝文東大喝道:“跳車!”說著話,他拉開車門,縱身跳了出去。

  他這一跳,足足橫著跳出一米開外,直接滾進路邊的臭水溝里,落地后,又向前轱轆出十數米,身子才算穩住。

  他伏在地上,眼前金光閃閃,周圍的景物天旋地轉,大腦一片空白。

  突然,后面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,再看他剛才坐的那輛警車,翻著跟頭飛到半空,破碎的零件碎塊四濺,接著,警車大頭朝下摔落,又是轟隆一聲,塵土飛揚,警車落地,整個車身扭曲成了U型,血水順著汽車的門縫中汩汩流出。

  好半晌,謝文東才明白過來,他坐在地上,看著支離破碎的警車,還有里面被積壓變了形的兩個人,他下意識地握緊拳頭,狠狠垂了一下地面,剛才還和他并肩作戰的好兄弟就這樣永遠離他而去,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而無能為力,跳車時留下的刮傷很痛,但和心里的痛楚比起來,已微不足道。

  那輛和警車相撞的貨車也好不到哪去,前臉完全凹進去,車門脫落,只聽嘩啦一聲,從駕駛室里滾出一人,身上被玻璃劃出無數口子,神志不清地趴在地上,哇哇!連吐兩口血。

  看到這人,謝文東雙眼充血,眼睛紅得幾乎放出光來,他艱難地站起身,向那人踉踉蹌蹌走過去。

  短短十幾米的距離,對于謝文東來說仿佛有十公里那么長,他頭腦昏沉,耳朵嗡嗡直響,天地似乎都在以他為中心飛速地旋轉。

  《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//www.fkysw.icu/71.html
四星稳赚技巧视频 3d独胆必中方法 双色球载止时间 极速pk10必中规律技巧 pk10赛车走势图教学 北京pk10大小走势图带线 双色球预测大总汇 秒速飞艇计划软件 pk10最牛稳赚模式4码 pk10高手论坛交流区 11选5稳赚不赔的计划? 3d投注技巧与方法 七星彩预测马上投注一下 领航彩倍投是真的赚钱 微信红包最刺激玩法 大小单双微信群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