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> 第八卷 無法無天 >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六十四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六十四章

所屬目錄:第八卷 無法無天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0

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刀是唐刀,用刀的人自然是任長風,任長風的刀向來以快準狠見長,那幾人手指已扣在扳機上,但就是無力再按下去,他們的喉嚨已被任長風在第一時間割斷。

  東心雷和任長風兩人剛一出來,就讓對方躺下一半,雖然有偷襲成分在里面,但從中也不難看出他兩人身手的高強程度。

  對方眾人心驚不已,人家只出來兩人就讓己方損失慘重,不知道后面還有沒有他人?他們生出怯意,無心戀戰,開始后撤。

  剛才他們是追著護衛隊打,占盡上風,現在想要撤退,談何容易。

  這時,李爽、高強、姜森、格桑等人業已出來房間,對敵人展開追殺。

  格桑自然不用多說,李爽等人也是沖鋒陷陣的猛將,各個都是個中高手,對方剩下那十幾人哪能抵擋得住,沒用上五分鐘,要么被殺掉,要么被活捉,一個都沒跑掉。

  被活捉的敵人有十二名,大多數都掛了彩。

  護衛隊也被打得很慘,死了八個人,其中包括副隊長劉青青,受傷的人數將近二十號。

  槍戰結束之后,酒店值班經理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,看著走廊滿是尸體,他嚇的直哆嗦,顫巍巍的問道:“這……這是怎么了?”

  眾人沒有時間理會他,謝文東來到一名被擒的大漢面前,問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?”

  大漢被李爽按在地上,無法動彈,他睜大眼睛盯著謝文東,一句話都沒有說。

  李爽大怒,揮手一巴掌打在大漢的面頰上,接著又是一記重拳,隨后喝道:“M的,東哥問你話呢,你沒聽見嗎?”

  大漢痛得直咬牙,轉頭罵道:“我CAO你maDE死胖子,今天你打我一下,改天我十倍來奉還!”

  “你沒機會了!”這話不是李爽說的,而是謝文東。

  他手拿銀槍,頂住大漢的腦袋,好不猶豫的扣動扳機。

  “嘭!”大漢的腦袋被子彈打開花,鮮血濺了李爽一臉。

  左右的眾人對此早習以為常,沒覺得怎樣,但酒店經理身子一栽位,險些暈過去,蒼白著臉,一點點向后退。

  謝文東又走到第二個人近前,將槍口放在那人的腦門上,又問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?”

  沒有人是不怕死亡的,無論他的心里素質有多強。剛才身邊的同伴被謝文東一槍打死,他看得很清楚,現在見謝文東把槍口指向自己,嚇的頭發根發麻,渾身直流冷汗。他結結巴巴的道:“我……我們是青幫的……”

  “青幫的?”謝文東點點頭,笑瞇瞇道:“很好?!彼底嘔?,他站直身形,又問道:“你們一共來了多少人?”

  “只有我們這些人……”那人小聲說道。

  謝文東垂目,看著他的眼睛,冷聲說道:“你騙我!”

  那人打個冷戰,連忙說道:“沒有!我說的都是實話,確實就來了我們這些人!”

  看出他沒有說謊,謝文東臉上的笑容更深。哦,難怪呢!難怪劉波沒有向自己提供他們進市區的情報,如此小規模的人數,即便暗組的偵察能力再強,也很難查出來。

  青幫很聰明啊,先用一批大規模部隊吸引己方的注意和主要戰斗力,然后再派出小批精銳對自己展開偷襲,其招數可謂精妙。

  最讓謝文東佩服的是情報的情報,他們竟然對自己的行蹤掌握得一清二楚,甚至連他所在哪家酒店,哪個房間都了如指掌。

  真是個強勁的對手!謝文東收起槍,整了整起義,向外走去。

  東心雷問道:“東哥,這些人怎么辦?”

  謝文東笑瞇瞇道:“讓青幫明白一下,暗殺的后果是怎樣的?!?br/>
  “恩!”東心雷收槍,抽出匕首,面色陰沉地向對方走過去。

  “我……我把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,你不能殺我……”剛才招供那人大聲叫喊,可是很快,東心雷一刀刺穿他的胸膛。

  謝文東頭也未回,瞇眼笑道:“對不起,我沒向你做出任何的保證,也沒說過不殺你?!?br/>
  洪武大廈的戰斗還在繼續,激烈有余,但無懸念,戰場上基本上是一邊倒的局勢。

  龍虎隊的人此時已殺進大樓內,和對方展開混戰。

  敵人陣營那個帶頭的漢子早沒了蹤影,不知道是偷偷跑掉還是躲藏在什么地方。由于沒有人指揮,數百人亂成一團,各自為戰,原本他們的戰斗力就比龍虎隊低很多,如此一來,潰敗的更加干脆、徹底。

  偷襲的四百多人死傷大半,被龍虎隊殺得上天無路,下地無門,哭爹喊娘,四處亂竄。

  當謝文東帶人進入洪武大廈的時候,大堂里的戰斗已經結束,地面上重重疊疊,到處是尸體,鮮血將大理石的地面染成紅色。

  龍虎隊一些隊員正在清掃戰場,救治受傷的同伴。

  見謝文東進來,眾人紛紛停下手中的工作,集體想他行注目禮。

  這時,一位坐在大堂里端臺階的“紅人”站起身形。這人渾身上下,幾乎看不到其他顏色,完全是一片血紅,起身時,鮮血還順著他的衣服不時滴落。他大步走到謝文東面前,拉掉系在鼻下的紗巾,露出潔白的小半張臉,躬身說道:“東哥!”

  謝文東上下打量他片刻,問道:“受傷了嗎?”

  這人搖頭笑了笑,說道:“沒有!”說著,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跡,笑到:“這都是敵人的”

  “那就好!”謝文東含笑拍了拍他肩膀,又問道:“下林,戰局如何了?”

  這渾身是血的紅人正是龍虎隊副隊長,和對方拼殺時沖在最前面的林鑫。

  林鑫答道:“敵人的戰斗力很弱,現在基本上被我們打垮,剩下一些殘余還在大樓里,隊長正帶人清剿!”

  “干得好!”謝文東欣慰的點點頭,道:“這里有抓住的活口嗎?”

  “呵呵”林鑫笑道:“東哥,有很多,要多少有多少”說著話,他低頭環視一會,走到一具“尸體”前,用腳踢了踢,道:“你,給我起來!”

  “尸體”毫無反映,依舊趴在低上,紋絲未動。

  東心雷等人正覺得奇怪,林鑫接著說道:“如果你再裝死,那我就讓你真死!”說著話,他隨手揀起一把片刀。壓在“尸體”的脖子上。

  “別殺我——”那“尸體”突然活了,猛的翻身坐起,抱著林鑫的雙腿大聲號角。

  李爽距離‘尸體’很近,哪想到本已經死了的人竟然還能動,嚇了一大跳,差點驚叫出聲,連退兩步,低頭仔細一看,原來是個裝死的。

  “我CAO,你T嗎詐尸啊!”李爽氣沖沖上前,一叫將那人踢出好遠。

  “我求求你們,不要殺我,我就是個跑腿的小兵,沒干過壞事……”那人顯然被龍虎隊嚇破了膽,跪在地上,連連求饒。

  和剛才那潑青幫的人比起來,這人太不入流了。謝文東走到那人近前,笑瞇瞇地低頭看著他。

  那人哭得一塌糊涂,鼻涕眼淚一起流出來,窩囊的樣子讓人覺得可憐。

  謝文東凝道:“你是青幫的?”

  “不是,我不是青幫的人?!蹦僑宋叛?,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,腦袋搖的像撥浪鼓,說道:“我和青幫沒有半點關系!”

  “那你是什么人?為什么來找洪門的麻煩?”謝文東想不出對方究竟是何身份。

  “我……我是福仁堂的人,來這里,是上面的命令……”那人急的滿臉通紅。

  福仁堂?謝文東沒有聽過這個幫派,轉頭看向東心雷。

  東心雷走上前,在他身旁小聲說道:“東哥,福仁堂是河北的中型幫會,勢力多在河北西部一帶,不過,真是奇怪……”

  “奇怪什么?”

  “福仁堂實力弱小,和我們比起來,用微不足道來形容并不過分,平時在我們面前恭敬得很,但是今天,他們卻有膽子來偷襲我們的總部,讓人難以理解,難道他們的老大瘋了嗎?”

  謝文東仰面,沉思不語。

  看出問自己的這個年輕人身份不低,那人獻寶似的說道:“大哥,這次來的不是只有我們福仁堂一家幫會,還有其他很多幫會的人,比如聚風堂,仁義會,小刀幫……”

  這人邊說一個幫會,東心雷邊在旁邊為謝文東一一解釋。

  他一口氣說出不下十個幫會的名字,都是河北地區的中小型黑幫組織。

  來偷襲的這四百多號人,根本不是青幫的人,而是一個河北中低層幫會的大聯盟。

  謝文東不用問也能明白,這些幫會之所以會來偷襲自己,肯定是由青幫組織的。

  青幫是讓他們來做炮灰,吸引自己的主要火力,然后再派人偷襲自己,就算不成功,他們的損失也不會太大,同時還能徹底讓北洪門與這些幫會全面交惡,其計謀真算歹毒的可以。

  讓人驚奇的是,青幫竟然能在短短時間內與河北這么多幫會交好,并且成功的讓他們聽從自己的命令,與洪門為敵。

  《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//www.fkysw.icu/95.html
彩名堂计划软件最新版本苹果版 彩票为什么不能网购 欧洲秒速时时 双色球复式在线机选器 都柏林大学 1肖主3码三肖期期準 骰宝单双玩法 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 六码复式三中三中三粒多少组 时时彩龙虎免费计划 时时彩组选包胆走势图 球探体育网球比分 欢乐斗地主二人版pk版 抢庄棋牌 藏分出款有用吗 竞彩足球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