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>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>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80章

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-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80章

所屬目錄: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2/4/13

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,若閱讀頁排版錯亂,那是因為百/度/轉/碼問題,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,大家記住了嗎?


  南洪門的反擊打過來,早已在據點內做好準備等候多時的任長風一馬當先,率眾沖殺出去,由上往下,可以將火拼的場面一覽無遺,也更加能體會其中的血腥以及震撼人心的程度。

  只見場上雙方一黑一白,經過短時間的接觸,便交織到了一起。黑與白混到一處,就如同光明與黑暗共存一樣,要么是白色倒下,要么是黑色臥地不起,但到最后,皆被血色所替代。

  這種短兵交接的正面對抗,沒有誰是勝利者,打到最后,雙方都是損兵折將。

  謝文東坐在天臺上,雙眼瞇縫成一條縫隙,笑瞇瞇地看著戰場上發生的一切。

  但擔安妮卻能清楚地感覺到,他握著自己的手越來越緊,掌心也有些濕潤。那是汗水,緊張的汗水。如果只看謝文東此時的表情,任誰也察覺不出來他是在緊張。這就是喜怒不形于色吧!戴安妮在心里暗暗說道。

  她正驚奇自己又發現謝文東的另一面時,后者突然松開他的手,挺身而起,站在天臺上,沖著下面大聲喊道:“長風!用不用我下去助你一臂之力?”

  聽聞叫喊聲,爭斗的雙方人員齊齊抬頭,向樓頂望去。

  剛才,雙方的經理都放在戰場上,誰都沒注意到頂樓還坐著兩位,現在一看,北洪門的人無不神采飛揚,原來老大在親自觀戰呢!任長風更是激動,同時傲慢的個性也被激發到了頂點,他高聲回話道:“不用了,東哥,你就在上面瞧好吧!”

  謝文東喊道:“我這里有酒有肉,只等你上來了!”

  “哈哈——”任長風仰天大笑,隨后低下頭來,猛染大吼一聲,雙手持刀,在空中畫出一刀寒光閃閃的半月,隨著兩聲慘叫,兩名南洪門幫眾身上的白衣被鮮血染紅,頹然倒地,任長風片刻也未停頓,踏著二人的尸體,疾步前沖,所過之地,血光四賤,慘叫連天。

  只是眨眼工夫,南洪門便有十數名人傷在他的手里,任長風如同一支利劍,深深插進南洪門的陣營之內。見他兇猛無比,瑞不可擋,南洪門幫眾直被嚇得連連后退。

  任長風雖然沖入敵陣深處,但周圍三米內成了真空地帶,他向左沖,左邊的南洪門人員踉蹌而退,他向右沖,右邊的南洪門人員齊齊后撤,簡直象是退潮一般。

  見狀,任長風傲氣十足地哈哈大笑,震聲道:“我是任長風,誰敢出來與我一戰!”

  聞言,南洪門幫眾臉色異常難看,可是即便如此,仍無一人敢站出來抵起鋒芒。

  “哈哈!”天臺上的謝文東也放聲大笑,再次指著任長風,對戴安妮傲然說道:“這就是我的兄弟!”說話時,他滿面的得意,好象是他嚇得南洪門幫眾不敢靠前似的。

  看著容光滿面的謝文東,戴安妮暗暗嘆口氣,說道:“這時候,我應該去報警!”

  謝文東愣了愣,隨后從天臺上跳下,將酒箱拉過來,又遞給戴安妮一罐啤酒,笑說道:“現在報警沒用,酒有用!”

  雖然是句玩笑,但也是句實話,劉云偉現在傾向于謝文東,不然發生這么大規模的火拼,正常情況下,警察早該到了。

  嗲安妮理解他話中的意思,無奈苦笑,將啤酒接過來,卻已無心再下去。

  任長風驕勇善戰,帶領北洪門的兄弟,打敗南洪門幫眾,南洪門那邊負責帶隊的那偉還沒擠到近前,前方作戰的兄西已經成片的敗退下來,這種情況下,如果再勉強作戰,損失必然很大,那偉不愿意用下面的兄弟們性命去冒險,而且,來時他們的信心就不足,覺得己方這點人根本不足以攻占對方據點,這時候,干脆傳令下去,全體撤退。

  南洪門戰敗,上下幫眾倉皇而退,有十多輛汽車還沒來得及開走,成了北洪門的戰利品。

  謝文東邊邊笑道:“怎么樣,我剛才說什么了,這些人只是草芥而已,不堪一擊!”

  看著把酒言歡、談笑風生的謝文東,黛安妮突然想起來蘇軾的一句話,談笑間,強弩灰飛湮滅。

  這就是黑道大規模的火拼,這就是北洪門的實力!直到現在,黛安妮才算真正見識到了。

  黛安妮輕嘆口氣,雙手搓著酒罐,正色問道:“你們南洪門究竟準備斗到什么時候?”

  謝文東想了想,微微一笑,直接說道:“要門他完蛋,要么我完蛋,總之,南北洪門已經不能共存了?!?br/>
  “這種混亂的局面,恐怕已經堅持不了多久!”黛安妮幽幽說道。

  “哦?”謝文東挑起眉毛,話鋒一轉,突然問道:“公安部又要派人到上海來是嗎?”

  黛安妮怔住,驚訝的看著他,反問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她這么問,就等于承認了。

  謝文東苦笑,說道:“猜得。方便說這回來是什么人嗎?”

  戴安妮想了想,道:“既然你已經猜到了,就沒什么不好說的了。是胡玲霞胡部長?!?br/>
  謝文東挑起眉毛,喃喃說道:“胡玲霞……沒聽過這個人?!?br/>
  戴安妮說道:“她是公安部的副部長,而且也是最有實權的副部長,她既然要到上海來,那么對李天華的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所以……”說這話,她看了看謝文東,下面的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。

  謝文東嗤笑一聲,說道:“所以我應該小心了是把?”

  “沒錯!”

  “僅僅四個副部長嘛!”謝文東笑道:“沒什么可怕的?!彼檔那崴?,可心里卻已暗暗加足了小心,提醒自己不能大意。

  戴安妮見他滿臉的不在乎,想出言提醒,可這話又不好說出口,畢竟她也是警察,不管心里愿不愿意,她覺得自己必須得站在警方的立場上。

  看到出來她的為難,謝文東拍拍戴安妮的肩膀,笑呵呵道:“別說這些了,我們去烤肉!”

  謝文東的笑容既真誠又燦爛,很有感染力,戴安妮也不知不覺的笑了起來,只是心里卻越發沉重。世界上有一種人,靠她越近就會陷得越深,謝文東是這樣的人。而戴安妮卻不知道……

  與謝文東聊天是件非常愉快的事,他沒有上過太多的學,甚至到了大學之后根本就沒上過幾堂課,但讀過的書卻很多,知識十分淵博,天南地北的聊起來,似乎沒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。

  戴安妮和他邊吃邊聊,沒覺得過太長的時間,已經凌晨兩點多了。當她要&第三罐酒的時候,謝文東把她的手按住,含笑搖頭,說道:“夠了!你今天已經得夠多了!”

  戴安妮撇撇嘴,說道:“你怕我會醉?”

  謝文東搖頭而笑,說道:“我不能送你回家,所以,還是不要太多的好?!?br/>
  “哦!”戴安妮應了一聲,心里突然有種落寞的感覺,連她自己都不知道,為什么會有這種失落感。

  謝文東慢慢搖晃手中的酒罐,補充道:“雖然我很想也應該送你回去,可是為了避嫌,還是不送你回家了?!?br/>
  原來是這樣!聽了這話,戴安妮心情又一下子開朗起來。她笑道:“你考慮得還很周全嘛!”

  “習慣了!”謝文東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直到接近凌晨三點,戴安妮才與謝文東道別,打算回家。臨分手時,謝文東笑道:“有空常來坐坐,我很歡迎?!?br/>
  戴安妮心中苦笑,等胡玲霞到了上海之后,自己與謝文東私下見面的機會恐怕都沒有了,更別說是到這里來吃飯酒。她暗嘆口氣,無奈苦笑,說道:“希望有這機會吧!”

  “呵呵!”謝文東笑了,擺手說道:“再見,安妮!對了,我可以這樣叫你嗎?”

  戴安妮臉色淡紅,飛快地說句,“隨便你!”說完話,再不停留,轉身向外走去。

  等她到了樓外,向四周望了望,只見街道上一片寧靜,地面干凈得好像被雨水沖刷過一樣,一塵不染,如果沒有看到前面發生的事,戴安妮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這里剛剛發生過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械斗。

  好快速、好干凈的收尾啊!北洪門收拾殘局的速度真夠快的??窗?,戴安妮連連點頭,難怪北洪門的勢利做得那么大,通過這些不起眼的細節就可見一斑。

  看看戴安妮漸漸遠去的背影,謝文東愣愣發呆,這時候,忽聽身后傳來腳步聲。

  他回頭一瞧,原來是任長風。謝文東笑問道:“長風,怎么還沒有去休息?”

  “我睡不著!”任長風已經洗過澡,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,他走到謝文東身旁,面向門外,沖著戴安妮消失的方向努努嘴,問道:“東哥,你想泡她?”

  撲!謝文東差點讓自己的口水噎到,長風還真夠直言不諱的。他反問道:“你覺得合適嗎?”

  “有什么不合適的?”任長風隨口說道:“反正前面已經有個彭羚了,現在也不在乎多一個她,都是警察嘛!”

  “哈哈”謝文東搖頭輕笑,沒有再繼續說下去,回手掏出手機。

  任長風奇怪的問道:“東哥要給誰打電話?”

  “東方易!”謝文東說道。

  “可是,已經這么晚了”

  “政治部里的這群老家伙不想讓我睡得安穩,我怎能讓他們睡得舒服!”謝文東邊按著電話號碼邊沒好氣的嘟囔著。

  《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》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,作者為六道,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,請收藏本站香港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 www.fkysw.icu以便下次閱讀。
原文地址://www.fkysw.icu/990.html
时时彩最快开奖 分分彩后二复式稳赚方案 赌场21点游戏下载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财神捕鱼官方下载 法罗群岛 彩友多上买彩票合法吗 十一选5万能码任四 全天重庆时时计免费计划 什么是秒速时时 时时彩官网 胜负彩比分直播 重庆龙虎和开奖助手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pk10不定位34567打法 网赌3000赢100多万